皇冠体育365

王俊琳:离新型冠状病毒最近的“女汉子”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2-07
浏览:103
打印

2月5日24时12分,市疾控中心PCR实验室紧闭了2小时40分的隔离门慢慢打开,市疾控中心微生物检测检验所副所长王俊琳走了出来。

1月22日,全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核酸阳性就是从这里检测出来。  

在PCR实验室,王俊琳主要负责核酸提取和检测工作,从首例核酸检测阳性以来,与病毒打了11年交道的她成了离新型冠状病毒最近的人。“最多时每天几十个样品,分两次进行检测,最长时间要4个多小时。”王俊琳说,在实验室里工作,如果超过4个小时风险系数就会增加。

产假中临危受命

1月23日凌晨3时,市疾控中心PCR实验室依然灯火通明,办公室里实验室检测员苟翰升拿起笔又放下,这样的动作他已经连续了多次,最终没在检验报告单上签字。2个小时后,实验室检测出的首例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核酸阳性样品将送到成都复检。

“技术上没问题,但事关重大,自己还是不敢下结论,王姐没有在身边,我没安全感。”苟翰升说。

苟翰升嘴里的王姐,便是市疾控中心微生物检测检验所病毒检测员王俊琳。2009年以来,王俊琳一直在流感病毒检测岗位上工作,11年来已经积累了15000多份流感病毒检测的经验。“2009年9月10日,全市首例甲流流感病毒就是由她检测出来的。”市疾控中心微生物检测检验所所长熊建明说,王俊琳是本所最优秀的病毒检测员,有很强的鉴别能力。

1月22日,王俊琳还在休产假,孩子还在哺乳期。

“做病毒检测有很大风险,一旦感染危害非常,怀孕和哺乳期间一般都不安排检测工作。”微生物检测检验所副所长刘思寨说,全所之前能够进行检测新冠病毒人员只有3人,其中1人因个人原因离职,苟翰升只有1年多的从业经验,王俊琳是最有资格对检测下结论的人员。

一面事关大局,一面是个人风险……很难下决策。熊建明、刘思寨、苟翰升一筹莫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时针很快指向了23日凌晨4时,在深思熟虑之后,苟翰升拨通了王俊琳的电话。

当时王俊琳在名山万古家里,她的丈夫余国徽是一位民警,因为春节期间要值班,从成都赶回来提前与家人吃团年饭。

接到电话后,王俊琳什么也没有说,简单收拾一下便返回了工作岗位。她知道一旦将“阳性”错检成了“阴性”,就如将一个炸弹丢在了人群中。“对检测结果的认定非常重要,阴和阳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影响却非同小可。”

走进检测室

有了王俊琳的临场检测分析,1月23日凌晨6点,刘思寨带着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的检测样品向成都驶去……

1月24日,全市首例新冠肺炎确诊。

一家人天各一方   

1月23日,王俊琳返回工作岗位,第二天(大年三十)余国徽便返回了成都。“他一般三个星期回来一次,基本上是聚少离多。”王俊琳说。

随着疫情排查工作的推进,需要进行检测的新型冠状病毒样品也越来越多,一直工作在一线的王俊琳已经无法顾及家人和孩子。只能将大儿子送回安岳老家,将年幼的小儿子留在婆婆家。

一批样品接着一批样品送来,王俊琳随时都保持在工作状态,有时甚至到凌晨2点多才检测完。“样品采了以后,必须要在24小时内进行检测,那怕只有几个样,也要进行一个批次的检测。”

1月25日,就在王俊琳全身心投入新型冠状病毒检测之时,不到6个月的小儿子因为发烧引起肺炎住进了雅安市人民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雅安医院)(以下简称市医院)呼吸儿科。

“天天忙工作,孩子也无法照顾。”1月27日,在市医院病房里,王俊琳的婆婆一边照看孩子,一边数落着王俊琳,言语之中既有“责备”也有理解和包容。“她工作担子很重,我们很理解,每一个检测结果都至关重要。”

就这样,王俊琳一边跑医院,一边坚持工作。“还好,孩子只住了几天就出院了。”王俊琳对于孩子生病,既内疚也心痛,孩子很快出院让她松了一口气。

下班后王俊琳到医院看生病住院的儿子

偶尔,王俊琳会给余国徽视频,也会叮嘱远在安岳的大儿子做作业……

“他作为一名民警,我作为一名疾控人,更是一名共产党员,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刻,我们应当、理当义无反顾冲在最前线……”说话时,王俊琳脸上显得非常坚毅。

犹如刀锋上行走  

新型冠状病毒检测,需要经过试剂配制、核酸提取、核酸扩增、核酸检测、报告分析等环节,其中核酸提取和核酸扩增两个环节最危险。

病毒核酸的提取是整个过程最为危险也是最关键的环节,需要严格在生物安全柜中进行,以防止含有病毒的气溶胶溢出,一旦处理不当,检测人员就会暴露在危险之中。“把病毒核酸提取出来后,加入反应体系,再利用仪器将病毒核酸数量进行放大扩增,分析检测结果判断样本中是否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毒。”王俊琳说。

王俊琳把最危险,且需要三级防护的环节留给自己,让苟翰升负责相对要安全的环节(二级防护)。每次检测,极有可能新型冠状病毒就装在王俊琳手中的试管之中,一旦橡胶手套破裂或者试管意外打破后果不堪设想。

最初检测需要苟翰升和王俊琳一起来完成所有流程。“干病毒检测工作,就像在刀锋上行走一样。”苟翰升说。

王俊琳和同事在检测室做检测

2月5日19时30分,已经回家的王俊琳又接到了电话,有一批样品将从天全送到PCR实验室进行检测。给孩子喂完奶之后,王俊琳又马不停蹄赶到实验室。

21时32分,全副武装的王俊琳和同事曹亚州一同进入实验室开展相应环节的工作。

进入检测室前王俊琳和同事互相帮助看防护服是否穿戴规范

24时12分,本应该10多分钟前打开的实验室隔离门才缓缓打开。

“有一例有些问题,需要重新采样复检。”核酸检测需要40个循环,但在35个循环之前4个样品都没问题,但在40个循环时有一个样品出现了阳性显示。在这个问题上,王俊琳和苟翰升足足讨论了10多分钟。“采样非常重要,如果采样不到位就可能把阳性采成阴性,所以判断是否患上新冠肺炎,临床症状非常关键,也需要配合肺部CT来诊断。”    “摘了面罩后,大脑很清晰,就是不想动。”摘掉面罩,王俊琳露出了一张当下最可爱的脸庞,同时她还感到醉氧。

2月6日凌晨1时2分,王俊琳回到家。

当她轻轻打开卧室的门,正吵着不睡的儿子一下便安静了下来……

记者:周代庆 韩毅

无障碍浏览 | 站点地图 | 使用帮助
Copyright (c) 2020 wjw.yaan.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主办:皇冠体育365app 地址:雅安市雨城区正和路1号 联系电话:0835-2222127
蜀ICP备19016129号-1 川公网安备51180202511895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5118000034 技术支持:四川好亦同